李道延

存档灵魂:

望の月 



白 色 的 孤 独

【阿根廷】卢贡内斯


映衬于梦的恬静、

月光灿烂如缎的静谧,

宛如

白色的岑寂之躯,

温存地躺在无限之中

并在林荫道上,

在奇妙的簇叶中

松开

缕缕秀发。


无物苏醒,除了钟的眼睛,

在阴郁的塔中滴答,

无效地发掘无限的时空

像在沙地上打洞。

无限的时间

随着钟轮

滚动,

犹如永无终点的马车。


月亮挖出一个白色的

寂静深渊,在它的开口

万物都变成死亡的躯体

而阴影却活着,仿佛思想。

这使人不寒而栗,因为在这片白色中

死亡近在咫尺,

因为古老的圆月用魔法控制的

世界如此美丽;

而被人钟爱的痛楚需要

在受伤的心中颤抖。


空中有一座城,

悬浮的几乎看不见的城,

它那朦胧的轮廓

在澄明的月夜里构成的

多重晶面

如同纸张上的水印图案。


这座城如此遥远,

使人苦恼于它荒谬的存在。


这是一座城还是一艘船?

我们在其中慢慢地离弃大地。

安安静静,高高兴兴,

带着如此的纯洁,

只有我们的灵魂

能够存活于圆月的洁白……


突然间,模糊的震颤

掠过安详的光芒。

线条消失,

无限的空间化为白石,

在这不祥的夜晚

只有一点能确定:你不在场。


陈晓棠 译



对 月 吟

【德】歌德


你又把静的雾辉

笼遍了林涧,

我灵魂也再—回

融解个完全;


我遍向我的田园

轻展着柔盼,

象一个知己的眼

亲切地相关。


我的心常震荡着

悲欢的余音。

在苦与乐间踯躅

当寂寥无人。


流罢,可爱的小河!

我永不再乐:

密誓、偎抱与欢歌

皆这样流过。


我也曾一度占有

这绝世异珍!

徒使你充心烦忧

永不能忘情!


鸣罢,沿谷的小河,

不息也不宁,

鸣罢,请为我的歌

低和着清音!


任在严冽的冬宵

你波涛怒涨,

或在艳阳的春朝

催嫩蕊争放。


幸福呀,谁能无憎

去避世深藏,

怀抱着一个知心

与他共安享。


那人们所猜不中

或想不到的——

穿过胸中的迷宫

徘徊在夜里。



致 月 亮

【意】莱奥帕尔迪


哦,姣好的月亮!记得一年前,

我来到这座山冈,满怀忧伤,

又一次仰望你,当时你象现在一样,

高悬在那边树上,把一切照亮。


可是我当时热泪盈眶,

你的脸儿就显得朦朦胧胧,

因为我过去的生活既受尽折磨,

现在也并没有变样,

哦,我可爱的月亮。


不过对痛苦的往事

一一追忆,细细思量,

对我也能帮不少忙。


唉,青年时代该多么欢畅,

那时我满怀憧憬和希望,

而回忆的历程却不长。


往事的回忆固然令人悲伤,

而痛苦却天久地长!


钱鸿嘉 译



挡 住 那 个 月 亮

【英】哈代 


闭上窗户,拉起窗帘,

挡住那悄悄溜来的月亮,

她的装束大像她以前——

当我们的诗琴还未积上

岁月的尘埃,我们念到的名字

还未刻在石碑之上。


莫要去踏沾了露水的草坪

去观望仙后座的模样,

还有大熊座和小熊座,

以及猎户座的闪烁的形象;

闭门不出吧;我们曾被那番景色吸引,

当美好的东西仍末凋亡。


让午夜的香气缠绵不逸。

切莫去拂除花束,

唤醒那同样的甜蜜情意,

像当年由香气向你我吹拂

那时节,生活就像在欢笑,

爱情美好得如人们的描述!


在普通的亮着灯光的屋中

囚禁起我的思想和双眼,

让机械性的话语制造出来,

让略黑的细节赤裸地呈现;

人生初开的花朵何等芬芳,

它结出的果实又何等辛酸!


吴笛 译



月 光

【俄】巴尔蒙特


每当月亮在夜雾中开始闪耀,

挥舞一把漂亮而又温柔的银镰,

我的心就会向往另一个世界,

沉迷于远方的一切,那一切漫漫无边。


我像一个不安的精灵,在幻想中疾飞,

奔向森林,奔向山峦,奔向白皑皑的雪山顶上, ’

我在安谧的世界上空不曾入睡,

甜甜地哭泣,我呼吸着明朗的月光。


像埃尔弗一样在光网里摇摆,

吮吸这些苍白的光晕,

我在听“沉默”如何进行交谈。


亲人们的痛苦离我十分遥远.

我也不参与整个大地的纷争,

我是微风的呼吸,我是云彩。



白的夜,红的月亮

【俄】勃洛克 


白的夜,红的月亮

在蓝天上浮起。

虚幻而美丽,她在游荡

倒映在涅瓦河里。


我预见,我也梦见

秘藏的愿望就要实现。

莫非吉祥就藏在其中——

红的月亮,静的喧声?……



上升之月 和 下降之月

【美】勃莱


太阳西沉,每分钟空气都在变暗。

夜晚变得浓厚,把大地朝下拉向它。


如果我的躯体是泥土,那么又怎样呢?

那么我就在这下面,在夜晚来临之际变得浓厚。

月亮逗留在天上。我的某个部位也在那上面。

那部位多么高远!


大地有大地的、尘世的结合之物。

它们蜷曲在一个窝穴里,一个饲槽里,

双臂的一次扫掠掌握它们,一片松林。

幼枭同栖于一棵空心树上。而我们却被分开。


夜晚来临……现在做什么呢?

我的太阳将坠落于大地之下,

沿着那海洋的黑暗下的道路嘶嘶地旅行。

一百位成长过的圣人

直挺挺地躺在那里,把黑暗的小块扔在路上……


午夜时我将到里面去,躺在我的床上,

而我的月亮会突然消失。它将整夜在变暗了的大

地上空独自旅行,穿过那向它伸出双臂溜走……

它将继续前行,观望着……


睡者将朝着漆黑走下来。

谁将与他同在?

他将在地牢中遇见另一位囚徒,

也许那面包师……


董继平 译



原 上 月

【阿根廷】卢贡内斯


刺耳的轴承不停地呻吟,

它们发自远处黄昏的车轮。

枯树中,有一轮玫瑰色的月亮,

像盛开的鲜花或者娇艳的蘑菇。

在这窒闷的夏季,

草木垂头丧气。

一丝偶然的凉风

减轻了无度的折磨。

那是风车的恩赐,

在苍白的宁静中

发出了诗一般的水的节奏。

满月的心灵像薄荷一样单纯,

马槽里传来了驴驹的叫声。


垂柳溶入夜色

像一个未曾削发的修士

在漆黑的水底

默默地念诵着悼亡经。

在每一处夜的皱折里,

望月给渐渐灰暗的原野

涂上级色。

于是,芳革依依

披上神奇的睡衣;

森林瑟瑟,

宛如无谓的海岸;

沉静的河流

倒成了远去的道路。

白色的微风

给我们送来

耕地上牛至的馨香

还有夏季罗勒

那奶牛草食般

潮湿的气味

和西瓜似的芳香。


原野那湛蓝单纯的天空

赋予一切美好的志愿以应有的高度。

当偶有孤独的骑士打原上经过……

阴暗的门后就会响起姑娘的叹息、祝福。


当月亮从空中升起,

淡淡的灰白

仿佛蘸满了香炉的热气。

梦幻在一望无际的水中

古怪地打滚。

黄昏的轻松,

像成熟的无花果一样温柔;

月夜的梦幻

自得其乐,像鸟儿枕翅而眠。


当你从睡梦中幡然醒来

脸上早已洒满了黎明的光华

望月早已离去,

海一样的天空没有留下一丝夜痕。


面对无边的圆盘,

一个动人的传说就会产生,

在这天庭般平坦的草原

有一神圣的家族离开了幻想的埃及。


于是有了该有的一切:

圣母和她的圣婴,

圣约瑟(有人曾有幸目睹他的车辕)

和那头在月下草原上不住行走的骡驹。


在琐碎、戏谑的记忆中,

一切被赋予了阿根廷精神:

那声古怪的咳嗽……那只最后的沙锥……

(一记好枪法)一次赛马……两三个行人

和一场温柔的胡安娜们与爽朗的佩特罗娜们

之间的聚会。


月亮在天顶遥控着原野,

灵魂在它的奇迹中

伴随着规则的律动

游荡、消散,

仿佛湖心的静水在悠悠天鹅的身边融化。


就这样,

从月光在身上洒满银色到巨轮滚过地平线,

你度过了漫漫长夜。

爱的相思更加坚定:

只要草原上有一丝光芒,

你就会痴心不渝,

像猫一样留连炊烟……


仪信 译
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短晖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图片
    月光如水的晚上 我只觉得讽刺 为你那句 “别人都以为我很讨厌你” 干杯🍻
  2. 灯獾雀楼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李道延